欢迎登陆北斗星装饰 花都 站,其他直营公司: 广州 佛山 清远 肇庆 从化 狮岭

一封装修业主对北斗星装饰的感言

发布日期:2017-04-10  阅读:286
随着花都装修按照原计划顺利开业,本次装修工程算是结束了,回顾这次装修经历,不仅遇到的意外多,并且给人的启示也不少,趁着有时间,就全部写下来吧。

本次装修工程的启动时间算是很充足,按照先期计划,房东将于6月1日交房给我们,当时从5月20日开始,我们就开始找装修公司,算起来,应该是非常足够,按照以往的经验,哪怕是装修前一天定装修公司,他们都赶得及,从以往装修经验来看,番禺易发街以及珠海莲花路店铺都是这么个情况,我们当时赶在交铺前一天才定装修公司,然后基本都是在合同订立时间内交铺,一般都是在一周内完成,有前两次的顺利经验,我个人觉得,对于花都店铺的装修,应该是有充足时间,自己也觉得很淡定,可是,随后的事情却出乎了自己的预料。

当毅哥提醒我要赶紧找装修公司的时候,我当时觉得毅哥过于紧张了,后来的经历,我才知道毅哥的提醒是有根据的,也是考虑周全的。

按照计划6月1号交铺,我只要在30日前定了装修公司就行了,于是,在30号前,我找了五家装修公司,他们有三家比较积极,三家都到现场看了,剩下两家只按照我提供的平面图以及要求给了预算。后来,我们在这三家中选择,有两家报价很高,最少都要九万多,最多那家是十二万,最后那家报价六万多。

三家装修公司我和毅哥以及阿波都直接去现场谈了,有两家公司比较正规,在花都的家装行业里比较出名,剩下那家则属于小公司,地处花都偏远街区,也就是这家报价离我们的预算比较接近。

从内心上讲,我们既要找价格低的,也要找能保证装修质量的,两者常常有矛盾,我们力求的是只能尽量将两者趋近,这就是我们装修自身抓住的标准。

价格低的那家,从他们的态度上,就胜两外两家一筹,首先是积极主动,这是赢得信任的基础,只有和积极主动的人合作,我们才不会那么辛苦,这是经验,从以往的装修经验来说也是的,不然事事都要自己亲恭,那么整个装修工程,将是极其繁琐且非常费脑筋的一件事情,到最后不能按照规定完成,要承担责任的还是我们自己;其次,那个装修公司的人员都是年轻人,办事说话还算诚实,基本有什么都说什么,而且有些东西很坚持自己的想法,包括后面一定要六万才能做,必须要十天才能完成的两个必须条件都坚持不让,这让我们看到了原则,所以,我个人还是很欣赏的。

装修项目的谈判是在我,毅哥,阿波三个人的见证下,做了最后的心里打算,我们也在几次胶着中将价格和时间完全敲定,这个事情定下来的最后时间我记得是快要三十的晚上,后来再次跟房东确认交铺时间时,将交铺时间改到4号,无形中,我们又多了一些时间。

这让我们自己都有了一些宽松的时间,在此期间,我个人另外找了两家,让另外两家再报了价格,两外两家报价基本都在八万之间。在找另外两家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用那家价格适中的公司所列项目通过别家来做个参考,看看这家公司所报的价格是否合理,结果还算满意,也就是说,开价六万这家先不说低于市场价,至少他们敢做,就说明了他们这两三个年轻人是有魄力去完成这件事情,最后哪怕再加个几千元,我们内心都可以接受。

但是,意外出现了,就在2号的下午,我和毅哥两个人带着最后敲定的想法到花都的时候,意外却出现了,当时我们和那家公司的两个年轻人都到了花都店铺现场,他们还带了一个项目经理过来,这个项目经理看过现场之后,第一句话就是“十天根本完成不了,至少要二十天。”这句话当时差点没有把我气炸,我和毅哥相视而望,毅哥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出现了,他曾经说过,最怕就是最后定合同的时候,装修公司知道我们装修时间快到了,并且最后只剩下一家在跟我们谈的时候,主动权就在他那边,而我们就很被动,对,当时很被动,那个时候是二号的晚上六点多时间,他们带来的项目经理一看就是老油条,老是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推荐我们装空调,说装两个五匹的美的空调要三万多,我一听就知道这个人不诚实,五匹空调我已经装过,根本要不了那么多,一万六千多就能搞定(不包括铜管以及排水管之类),后来我们才知道,这个项目经理是两个年轻小伙子其中一个人老爸地下的工人,是他们请过来弄这个工程的,而两个年轻人当时给我们的感觉就是,没有任何话事权,一切都在听这个人的,说明他们要么就是涉世未深,要么就是自己没有实力,只能任这个项目经理摆布,或者完全就是一伙人,正在想着法子来最后一刀。

无论怎样,我和毅哥当时就有点急了,如果2号还不定下来,那意味着这个工程将势必会拖到3日,而4日就要交铺,情况多么紧急,再定不下来,我们知道这里面所要面对的一些压力将会是什么,当时那两个年轻人说他们得先回去再想想,拆除后的现场看了之后,太多意外出现,得好好回去考虑一下,他们不敢当时签合同,一下子,这种极其被动的局面完全摆在了我们面前,我记得他们走后,我们显得很茫然和无助,毅哥打电话给他清远的朋友,让他们过来做这个工程算了,呵呵,这个工程公司指定我来装修,而毅哥当时用了最大的努力才帮助我,我明白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足以表达对他的感谢,而他说让清远朋友来帮忙,也只是暂时的安慰,我明白自己的处境,就在那个时候,已经八点半多一些,我们还没吃完,天空开始下大雨,毅哥说,屋漏偏逢连夜雨,我笑了笑。我们找了个地方吃饭,是的,饿了,只是都忘记了时间,花都客运站已经没有回广州的车,听说702还有,但是在茶园路那边,对于人生地不熟的我们,哪里知道什么是茶园路,还是快餐店的老板娘好心的告诉我们,可以坐的士回去,去王什么大厦来着,我现在都忘了,40元可以回到新市或者三元里,但估计要跟别人一起搭伙回去。

大雨无情的下着,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,连打部的士可能都没有,我们躲在建设路的那些专卖店里,躲着这漂泊大雨,内心多少还有些无奈,仿佛有种老天要刻意考验我们的意思。到了商业大道和建设路交叉处躲雨的那些摩托车司机,他们说每个人六元钱送我们到那个王什么大厦,刚开始觉得贵,后来实在不能等了,于是坐上了他们的摩托车,躲在他们的雨衣下,一路看不见前后左右,只能听到马路上大雨纷飞以及车辆时高时低的来回声。

我们到了地方,非常顺利,很快找到了一辆,车上已经有一个人,我们二人上车后,正好凑足回广州的人,车上那个人是金蝶花都清远那一带的老总(事后才知道),我们共车回广州。认识之后,我还说,今天其实还是有收获的,认识了一个跟我们工作有一定联系的人,毅哥也笑了笑。

在车上的时候,我用手机上网,QQ里的花都北斗星装修公司颜工还在线,这个是我之前联系过的,他们当时开价八万多,我觉得总体来讲,还算比较接近,于是跟他聊着,我说我回广州后,给他发一份项目明细,希望他能按照那个项目明细做一份预算,并且这个预算一定要实在,如果可以明天就立刻定,希望他们能够认真对待,因为有另外两家也在做这个事情。其实是没有的,我不过运用了一种心理战术,希望对方能够真诚相待,对于价格也能够进行合理报价,该他们赚的,永远不会少了他们,这是我一直讲的一句话。后来,他们确实做到了。

那天晚上我是将近十一点才回到家的,我和毅哥应该是十点半多左右到的广州,司机只包送到新市或者三元里,那个金蝶软件的老总知道我住体育西,在白云区在他公司下车后,开车送我回去,毅哥则从新市开始的士打表到家里。

我回去后,就将明细发给了北斗星颜工,他说过半个小时给我回复,趁这个时间,我洗了澡,将近十二点的时候,他把预算发了过来,我看了一下,六万八千多,好,这是一个很好的价格,当时这个价格不包含拆除,不包含招牌字。

我说明天到他公司谈,那天我一点睡,第二天六点多爬起来,直接去了花都,到了他公司,八点半左右,我们又去看了现场,他们下午的时候出了一份预算,当时阿波也到了花都,最后我们去谈的时候,将招牌字加了进去,价格最后放到七万一千多,如果加上拆除部分,起码再加四五千,最后,我们决定,找人拆除,最后敲定了工程价,七万。拆除部分我们自己找人。

合同签订下来后,巨大的石头总算下来了。

于是,3日那天,我们就开始找人拆除,原租户将钥匙给了我们,为了争取时间,我们直接花了两千元找人拆除,本以为事情应该很顺利的开始,谁知道,接下来才是一个个新的考验,作为这次装修的合作伙伴张文波,我们也算是经历了不小的考验,现在回想起来,都觉得后背凉飕飕。

当时,拆除部分有几个,主要是地面,原租户361°地面铺的是胶面,我们掀开后,发现下面是不规则水泥地,那么,注定是要凿地,然后铺地砖,拆除还有天花,原来是吊顶天花,要全部拆掉。

好了,师傅们做事都很勤快,蹭蹭蹭就完成了,当时有个厕所,墙面也有一层厚厚的板,厚厚的板后面也就是墙面贴了三米多的瓷砖,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,居然贴了一整圈瓷砖,原来361°之前,这里是一家银行,所以花了很多功夫在安全上做了措施,如果我们让工人拆除,势必需要花很长的时间,而且师傅们更是要求增加拆除费用,那么,就意味着拖工期,怎么办?考虑了十来分钟,又问了装修公司的人,决定了不拆。但是,重新封板费要增加五千六百多。

有一个厕所,当时想留着地面,怕钻坏了下面的下水道或者化粪池,于是决定不拆那个厚达二三十公分的瓷砖地面,而后来因为北斗星装修公司的设计师过来说,一定要拆,拆除师傅直接要了我们六百,没法子,让他们拆了。

说说拆除过程,凿地的钻工,蹭蹭蹭在地面上弄出巨大响声,同时扬起的灰尘跑到了隔壁V-MEM店铺去,别人直接投诉了我们,城管都开了一辆车过来,当时阿波在现场,弄得他不仅向城管派烟又要买水去旁边店铺道歉,功夫做得可谓是十分到位,最终才算解了别人家的气。

但是,更大的问题来了。

妈的,一说起这个事情来,真的让人冒冷汗,凿地师傅居然将一根埋在墙角的主水管钻裂了,水从裂缝里喷出水来,刚开始师傅告诉我的时候,我觉得事情不严重,只要找大厦物业管理处来处理一下就应该没事,没想到,不久后,物业总工自己找上门了。

那个总工说,地下停车场漏水,而且是沿着一根主电线的pvc管往下流,恐怖啊,是十平方米的主电线,靠。

我们都一筹莫展,总工让别人关水管总闸,这意味着连成一排的店铺就要停水,常年没有动过的总闸,找了好半天才总算关上,那一排店铺都没水了,如果没人投诉,事情还好办,如果有人投诉,那么我们又要找一身的麻烦,总工说只给我们两个小时的时间。我立刻打电话给北斗星装修公司,让装修公司找水电工过来解决事情,随后很快装修公司有个叫小何的人过来,我当时有急事去办事情去了。

当时小何说决定找烧锅炉的电焊工过来才能将这个裂缝堵上,不过找了半天没人愿意过来,最后还是有劳于小何,也有劳于阿波在那个地方用锤子慢慢掏了一个洞出来,才能直接锯掉那根生锈的水管,小何用他熟练的经验,在短时间内帮我们解决了。当时还一直无助,这么小小的东西,即便你有钱都无法解决,这才是痛苦的事情。

事后,当现场清理出来的时候,才发现,钻工将靠墙的主电线PVC管钻破了,主电线就差一公分距离,如果当时运气不好,钻烂了那条380伏电线,那么这个钻工会当场毙命,或者是整个大厦一定短路,这后果,谁能承担?总工当时就气炸了,阿波说总工当时就骂开了,很难听。

这个关过去了,我和阿波以及小何三个人出去吃了顿饭,喝了些酒,算是对这次成功解除意外的一种庆祝,同时小何也是这次工程的总监理,因此,正好借用了这次事情,跟他打好了交道,之后很多事情,他都尽心尽力的帮我们解决,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。

此后,麻烦事情非常多,装空调本来要装两台无匹空调,但是因为花都建设路所有店铺的空调都放在招牌内部,如果装五匹,那么外挂机五匹肯定不行,因为招牌位置没有那么高,外挂机高一米三,招牌内部空间根本放不下,后来决定装三台三匹,这个事情来来回回,都想了很多方法,包括装三匹机怎么装,都经过了装修公司以及空调公司以及我们共同商议才拿出方案,我所经历的装空调经历也绝没有这次这样周折,阿波都觉得是不是老天非得要考验我们才行,为什么做事情总是如此不顺。装空调的事情居然装了三天,前所未见啊。

我去定灯饰,一早我就去定了,四号我们拆除,那天因为出了很多事情,所以没有赶得及,也因为对花都不熟,因此兜了很多圈子,才终于找到茶园南路的美都灯饰,比较了之后,觉得这家价格适中,四号那天我就是晚上才到那边去定了灯的,可是真不巧,我所定的那款灯,正好遇上了别人端午节厂家放假三天,要等节后才能知道要定灯的话什么时候可以到。考,三天之后才知道,不过想了想,还是能够等,首先店铺装修还没那么快到灯饰这块,木工进场起码要三天左右电工才进场,我也问过装修公司小何,他说等个四五天没问题。

节日过后,那边回话了,我要定的灯饰要等到22号才能到货,老天,我预计15号就开业,要等到22号,当时我就立刻又找了几家,同时叫毅哥在网上帮我找找花都有哪家能够立刻提供灯饰的,节后第一天,我就完全忙这个事情去了,最后选来选去,还是选了两外一种灯饰,而且配了飞利浦的灯管,总共260元,价格适中合理,而且两天就能完全到货,终于放下心头石。

事情一桩接一桩,因为没有证件的原因,搭起的脚手架被城管过来赶,幸好还是递烟起到作用,同时好声好气说,那些人才不至于有太大动作,其实我们当天已经去办了证件,交了钱,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过来看现场,造成我们心急,第二天证件下来,我们才顺利进行。

所定的那两块钢化玻璃,听说工厂停电两天,我操他妈的,什么事情都让我们遇上了,所以玻璃是在14号那天才来,本来签合约是签到13号,工期被拖了一天。

一切一切繁琐的事情远不止这些,我和阿波二人顶着自身以及装修给的压力,已经不止一次的对着喝了几次啤酒,算是为各自打气,尽管老板没有给太多压力我们,但是我们知道身背这些责任,必然就要努力做到,就如当初答应15号开张,我们也完全竭尽全力的在让这个目标达到,事实证明,只要努力了,事情永远可以处理。

最后再次给我们一次胆战心惊的是,那天下午下起大雨,狂风暴雨突然而至,我正好去花都投资中心办理完“占道装修”证件回来,然后倒了菜市场买菜,又是阿波一个人在装修现场,那个时候,我被大雨拦在了森马店铺,大雨下得可怕,马路上的车都不敢开动,马路边的那些芒果树掉下来无数芒果,这场大风大雨像台风一时间席卷了整个城市,我唯一担心的是阿波突然来电话,是的,如果他来电话了,那么就一定会有大事发生,不放心的我还是给他打了电话,结果,他还是跟我说了刚刚那个骇人的场面:

大雨来后,店铺斜向的一个走鬼档,那个阿姨三轮车上有一把太阳伞,太阳伞被大风吹起来,连三轮车整个都被风吹起有将近一米左右,突然太阳伞从车上飞了出来,太阳伞像一颗巨型子弹轰的一声,打在我们支起的脚手架上,巨大的推力让脚手架轰然倒塌,要知道,我们店铺前面是一排停车位,幸好那两天我们为了安全,买了三个车位,让路人走这三个车位经过,幸好买了车位,然后脚手架就倒在那三个车位上,如果前面停了三部车,那么,后果也不是我们可以承受的,第四个车位上,那辆本田就差一米的距离,幸好没有砸在上面,阿波说,当时那个场景,真让人胆战心惊。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,这回又让他经历了,问世间胆战心惊是何事?这不,就是这么回事。

事情总是如此不顺利,后来那些都是小事,包括一整排灯突然无缘无故熄灭,本来装好的空调并且试机的时候试好了的空调,到真正用的时候却怎么也开不了,这些诡异的事情一件接一件,我们的心脏也一次次被敲击。

13号装修公司本来就要交场给我们,然后我们预定14号摆货,15号正式开张,但是13号仍旧不能,老板当时也来看了现场,并对工作做了安排,并安尉我们迟一天开张也没问题,不过,我们知道老板在帮我们减负,但是自己内心还是知道里面的压力,于是13号开始,我和阿波两个人就开始亲自清理场地,将那些所有的垃圾都清理出来,当晚我和阿波忙到一点多,就是希望能够按照原定计划开业。第二天,装玻璃的才过来,而我们一直忙碌着清理现场垃圾,最后请了人花了两百,让四个人给我们清理场地,14号晚上七点到货,那时候现场清理得总算有些眉目,晚上九点我们最终将放在门口的货弄到了里面,为了争取时间,14号晚上,阿波,蓝家俊,李燕飞,阿丽,小云,我,六个人忙到夜里两点,终于将所有模特安装好,也将货物整理出来,然后摆上所有的衣服到架子上,就是为了争取第二天能够按时开业。

第二天大家八点半准时到铺面,九点多一些,广州过来的毅哥,陈木艳,以及纯斌和另外一个新同事,大家一起摆货摆到下午两点,总算见成效,花篮已于早上九点就到,所以我们一面摆货,一面开业,最后那天做到9千多,也算是开门红。

辛劳总会过去,过程的艰辛是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的。我和阿波开玩笑说,我房三贵,你张文波是不是合在一起办事就会一波三折啊,经历风雨终见彩虹,这就是我们欣慰的。

一直说要写下来,今晚终于有空,写了三个多小时,很晚了,睡了,感谢合作伙伴们,感谢北斗星装饰公司的所有员工,大家共同度过了难关,这是一笔财富,哪怕是今后都能让我们津津乐道。